591234.com

他是宋朝的开国宰相,为求自保,跟皇帝彼此利
发布时间:2019-03-08

参考文献:《宋史》

赵德昭听了之后,惶恐异样,回府就自残了。两年当前的太平兴国六年(981),赵德昭的弟弟赵德芳也不明不白地去世了。太祖的两个儿子都逝世了,对皇位的威胁就剩下了幼弟廷美。要打击赵廷美,太宗在当时急需一种完整有利于自己的舆论跟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。

第二年,赵普向太宗举报卢多逊跟赵廷美交往密切,用意不轨。太宗借机大兴牢狱,将赵廷美安置到了房州(今湖北房县),卢多逊则被流放到了崖州(今海南三亚崖城镇)。赵廷美的势力被彻底涤荡,太宗传位亲子的途径妨碍至此也被扫清。

同时,下诏令齐王赵廷美、武功郡王赵德昭位在宰相之上。但随着自己地位逐渐牢固,太宗信念传位给自己的儿子,可是又受到“金匮之盟”的限度,左右为难。太平兴国四年(979),太宗在高粱河战败,一度失踪、六军无主,军中竟浮现拥戴赵德昭的事件,这使得太宗为此深感惊惧。太宗回到汴京,迟迟不赏覆灭北汉、攻取太原的有功将士,一时朝中、军中念叨纷纷。赵德昭入宫劝告,不料太宗却因此大怒,凉飕飕地对德昭说:“等你自己做皇帝了,再赏也不晚!”

赵普是太祖开国时的元老重臣,太宗正可借用他的重要地位和政治影响来打击廷美。而此时的赵普连遭冷僻,又被宰相卢多逊逼得无处可退,甚至身家性命都气息奄奄。赵普为求自保,也瞧准太宗的需要,投其所好,抛出了“金匮之盟”修正本这张王牌。

赵普所供应的“金匮之盟”的修改本是完全有利于太宗的“独传约”。在这个版本中,杜太后的遗诏变成了独传于太宗。而对赵廷美、赵德芳则只字未提。为了连续表现对太宗的忠心,赵普甚至以太祖为例,告诫太宗:“太祖已经错了一回,你怎么能错第二回呢?”

赵普以开国元老跟“金匮之盟”唯一记录者的身份,岂但使得太宗即位变得名正言顺,而且也为太宗下一步打击幼弟,进而实现传位亲子的盘算铺平了道路。当然,太宗也不忘投桃报李,恢复了赵普的相位,并将其置于首相的位置,正好压在了卢多逊的头上。

赵普作为赵宋皇朝的开国奠基人之一,既帮助太祖开国破业、创建制度,也辅助太宗迅速牢固了权力移交之后的政治局面。特别是其针对太宗嗣位非正而炮制金匮之盟,一方面为太宗争取了政治资本,一方面也改进了本人与当今天子的关系。太宗继位之后,一度以皇弟赵廷美为开封府尹兼中书令,封齐王;太祖之子赵德昭为永兴节度使兼侍中,封武功郡王。